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媒体聚焦 >

河南隆云公司耍无赖新乡县政府态度暧昧民心寒

来源:法治在线.中国 编辑:法治在线.中国 时间:2021-04-13
导读: 隆云公司欠薪案系列报道(一) 本网讯:3月28日下午5时许,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古固寨镇史屯村村部门前,数十位农民工将信阳籍农民工头张建强团团围住,操着不同口音的农民工们义愤填膺:欠我们工钱一年多了,早就该给了,今天不把钱结清,你别想走他们或大声
隆云公司欠薪案系列报道(一)
     本网讯:3月28日下午5时许,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古固寨镇史屯村村部门前,数十位农民工将信阳籍农民工头张建强团团围住,操着不同口音的农民工们义愤填膺:“欠我们工钱一年多了,早就该给了,今天不把钱结清,你别想走……”他们或大声质问、或高声怒骂,情绪激动,不绝于耳。这一幕被闻讯赶来的记者看了个正着。
      在记者的劝说下,激动的农民工们情绪稍现稳定,他们争先恐后地告诉记者:他们中有几个小包工头,有的是搞运输的,有的是经营钩机的,当时大多数人还没有赶到到场。很多人是从2019年12月初他们就开始给张建强干活了,工程干了5个多月,工资一分钱都没给。紧接着他们纷纷将手中厚厚的票据一张张铺在地上。很快每人面前或五七十张、或三五十张。这些都是张建强为他们出具的施工单据,这个几十万、那个十几万、那个几万、满满一地,数额巨大,触目惊心。

      张建强为何会拖欠这么多农民工工资呢?当地政府为何会容许张拖欠这么久、这么多的农民工工资呢?记者追问张建强,满脸无辜更加激动的他说:“我才是最大的冤大头”,并说: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新乡县人民政府及古固寨镇政府也难辞其咎。他说:“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新乡县政府及古固寨镇政府也难辞其咎”。他还说:这次从信阳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因为他早已经将隆云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起诉到新乡县人民法院,明天上午就要开庭。他还说,他们承包的是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后简称隆云公司)承包的史屯村“乡村振兴项目”,先期施工的是污水处理工程,该工程是先建设后补办项目,我们从2019年初就开始施工了,到现在这个项目古固寨镇及隆云公司都没有补办下来。从开工建设到2020年4月底工程因未经审批被叫停,投入材料、人力共计660多万元,时至今日,隆云公司分文未付,我垫资垫得筋疲力尽,债台高筑,生活都已经很困难,为躲避债主,我家都不敢回。这次通过官司如果不能为民工兄弟讨回工资,我就走投无路了,如果真那样,我情愿去死。
      真情的流露,真实的告白,农民工们都起了恻隐之心,在得到张建强的承诺后,他们纷纷散去。
      在张建强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徒步数里,实地观看了他们修建的污水工程。途中,张说:现有结束的工程,经国家注册造价工程师邓奇国、朱文斌评估,总价值为6630427.75元。
      回到史屯村村部,在会议室内,张建强向记者介绍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告诉记者,2019年10月,经河南青保劳务公司老总张青保介绍,隆云公司洛阳办事处负责人孟志力找到他说,据朋友介绍,你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现有一个乡村振兴项目,是政府工程,很赚钱的,国家对此非常重视,但是先期需要垫资,工程结束验收后一次性结清。现在国家正大力推行乡村振兴,干工程需有超前意识,政府的项目付款快,我们要抢抓先机。在孟志力多次游说下,我同意了与其合作。2019年11月21日,在我方与隆云公司约好施工条件后,合伙人朱红晓代表与孟志力签订了《乡村振兴建设项目试点工程合作协议》,协议上加盖的是《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新乡市乡村振兴项目专用章》,协议约定我方负责古固寨镇史屯村乡村振兴建设项目的施工、管理等工作,隆云公司负责按时向我方支付工程款。在介绍人张青保的见证下,孟志力信誓旦旦地表示,春节前一定给我方解决200万元工程款,以保障农民工工资足额发放和经济压力。2019年12月3日,我向隆云公司缴足了30万元合作意向金,2019年12月4日,我便带领本、外地几十位农民工进入工地,破土动工。
      鉴于我方对孟志力身份的质疑,孟志力向我方出示了由隆云公司法人代表李东来于2019年12月17日为孟志力签发的《授权委托书》,委托书明确:“委托孟志力为隆云公司代理人,代理人授权范围:以我方名义签署、澄清、说明、补充、递交、撤回、修改河南省乡村振兴建设项目投标及中标后的施工合同签订等相关事宜,代理人投标期间及中标后所签署的一切文件和处理与之有关的一切事务我方均已承认。委托期限:河南乡村振兴项目全周期”。委托书上,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红公章及法人代表李东来私章及其身份证号410504195401200014赫然在目。与此同时,孟还出示了隆云公司的“印章交接单”,交接印章为《河南隆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新乡市乡村振兴项目专用章》,交章人为隆云公司,接章人为孟志力,交接单上,同样加盖有隆云公司大红印章。
      张建强气愤地说:“依双方约定,隆云公司2020年春节前应支付我方200万元工人工资及机械费用,但是隆云公司背信弃义,分文未付,导致农民工群体上访。然而,面对数十位农民工多次反映的欠薪问题,新乡县政府、古固寨镇政府竟然熟视无睹,始终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2020年4月底,因该建设项目未经上级主管部门审批,被叫停。项目被叫停,责任不在我方,既然项目被迫终止了,隆云公司就该无条件地如数支付我方工程款。然而,作为隆云公司项目负责人的孟志力,其先是百般推诿,而后避而不见,再往后索性连电话也不接、微信不回、极尽无赖之能事。面对孟志力的无赖行径,无奈之下,我联系上了隆云公司大股东副总、安阳县人大代表邓献波,把问题向邓做了说明,希望邓能给我一个公道。邓虽然答复马上派人调查处理,但却迟迟不见行动。2020年4月30日,被我天天催促实在推脱不了的邓献波便使了个缓兵之计,其先是微信通知我,让我们把所干的工程量弄个准确数字出来,要实际的工程量,要大家共同认证,让我们提前准备好。但是我左等右等,千催万催,怎么也等不到隆云公司的认证人。
      “2020年7月17日,万般无奈的我一纸诉状将隆云公司起诉至新乡县人民法院。为赖掉我们的工程款,隆云公司又祭出一招,其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幕恶作剧,企图把责任全部推给孟志力,并妄图以虚假的刑事案件推迟真正民事案件地审理。
      “2020年9月,邓亲自向隆云公司所在地安阳县公安局谎报假案,称隆云公司给孟志力出具的《委托书》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盖的公章不是公司授权的印章,是孟志力私自刻制的假章。由此,安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立案调查,隆云公司欠薪案件的审理被迫中止。2021年2月7日,安阳县公安局在郑州金水分局东风路派出所依法传讯了孟志力,孟坚称:委托书是“隆云公司总部2019年12月邮寄到新乡县古固寨镇给我的,当时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块邮寄的”。证据确凿,事实充分,真的假不了,《授权委托书》建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大红的公私印章的真实性始终未被否认,孟未被公安机关留置。诬陷孟志力以图推卸责任的企图未能实现,隆云公司又施一舍卒保车之计,让其洛阳办事处负责人陈闪闪于2021年2月10日,主动到安阳县公安局投案,称公章她本人私自刻制的。然而,面对自认的犯罪行为,安阳县公安局竟也未对陈采取任何控制措施。虽然假印章事件未能坐实,安阳县公安局却迟迟未予结案。受此影响,我方诉隆云公司的欠薪案也迟迟得不到审理。鉴于此,我多次向公安部投诉。在公安部的督促下,假公章案件被悬了起来,我终于等来了开庭时间,明天就要开庭了。邓献波主导的这一恶作剧使案件庭审推迟了半年之久,给我造成了莫大的经济损失”。
      记者问:“针对隆云公司的种种行为,当地政府具体是什么态度?”。
张建强说:农民工们无数次到古固寨镇政府上访,还到过新乡县政府、新乡县建委、新乡市政府上访。最严重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2020年4月底的一天,农民工们拉着“河南隆云欠农民工血汗钱”横幅站立在新乡县政府大门前,新乡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把农民工们带到信访局,信访局领导通知古固寨镇政府到信访局处理问题,农民工们在信访局苦苦等了3个多小时,快下班了才等来了一位一问三不知的副镇长,这个副镇长非常气势,问他们为何上访,他们说是因隆云公司欠薪问题。该副镇长就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他们质问副镇长说:这个问题闹了几个月了,作为副镇长竟然不知道这回事!这位副镇长就恼羞成怒地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们还能怎么着。面对这一幕,信访局领导无动于衷,这次上访也不了了之。历经民工们多次上访,我切实领教了新乡市政府、古固寨镇政府的不作为,我们决定不上访了,决定走司法渠道”。
      次日就是开庭的日子,张建强邀请记者一行旁听庭审,为进一步了解案情真相,记者欣然同意。3月29日上午,新乡县人民法院民四庭,在法庭上:控方律师有理有据,义正词严。辩方律师理屈词穷,言辞前后矛盾。辩方律师先是否认隆云公司与张建强的合作关系,全盘否认其债务。铁地证据面前辩方律师不得不改变口风,称工程未经司法鉴定,工程质量不合格,强词夺理,不一而足。
      庭审结束了,记者百思不得其解,新乡县政府为何容许古固寨镇此项目未批先建呢?隆云公司对该项目为何有那么浓厚的兴趣呢?记者还不解既然陈闪闪自己承认公章是她私刻的,安阳县公安局为何不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呢?假公章案发已愈半年,安阳县公安局为何不予结案呢?这其中有何猫腻呢?
      据知情人讲,隆云公司法人代表李东来其实是个傀儡,该公司实际掌控人是李东来的女婿,安阳县某单位领导朱某云,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公司名称命名为“隆云”其目的就是希望朱某云兴隆发达。
      农民工是社会的奉献者,同时他们也是最值得同情、最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他们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他们从事着最辛苦、最危险的劳动,却拿着最低微的工资。然而他们那点少得可怜的养命钱,却往往得不到保障。历数此等案例,这种问题的出现,往往伴随的都是政府部门监管不力,或者原本就是地方政府的工程,地方政府在耍无赖。纵观此案全过程,如果新乡县政府有关部门真正认真监管,使每个农民工每月足额得到工资,如果隆云公司稍微心存善念,则段然不会造成农民工群体拉横幅上访事件。这是社会的悲哀,更是农民工的悲哀,这是当今社会、是法律法规决不容许的事情。
      农民工工资问题,事关农民的生活,事关社会稳定,党和国家历来都给予高度重视。为了规范农民工工资支付行为,保障农民工工资足额发放,2019年12月30日我国出台了《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并于2020年5月1日已正式实施。新乡县古固寨镇史屯村的污水治理工程正是在《条例》实施前夕被叫停,面对如此严重的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新乡县政府有关部门无视《条例》,态度暧昧,对农民工的疾苦视若无睹,其行为是对《条例》的严重践踏,是对农民工严重的不负责行为。隆云公司处心积虑拖、赖农民工工资,无信无德,为社会所不容,应依法予以惩处。
      我们呼吁新乡县人民政府亡羊补牢,对此案件予以高度重视,尽快采取有效措施,早日为农民工讨回公道!此案的进展情况,媒体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法治在线.中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www.qxbx.org.cn 情系百姓网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12327585150 技术支持情系百姓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