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内社会 >

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如此扶贫政策是否存在不均?

来源:百姓 编辑:百姓 时间:2021-02-09
导读: 同在蓝天艳阳下,却有不同享其光 如此扶贫政策是否存在不均? 本网讯(记者 文戈 )最近从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九渡乡人民政府的一份回复信中了解到,同是贫困村和贫困户的地处深山洞场的九渡乡九天村干塘队,村民们向乡政府反映他们本应列为扶贫搬迁对象的几
同在蓝天艳阳下,却有不同享其光
如此扶贫政策是否存在不均?
      本网讯(记者 文戈 )最近从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九渡乡人民政府的一份回复信中了解到,同是贫困村和贫困户的地处深山洞场的九渡乡九天村干塘队,村民们向乡政府反映他们本应列为扶贫搬迁对象的几户,却因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的一份文件“一票否决”的规定迟迟不能搬迁。此举令全队的人深思复想而不得其解,因而再次找到本记者,希望能够为他们再次发文致有关部门,弄清楚作为为人民排难解忧的政府,面对真正的贫困户,不论其队住户有多少,都应不以数量为限,只要是真的贫困户所住的地方不宜于人之所居,皆可享受政府的搬迁政策而让其享受政策所赐之福。然而这个队,深居洞场,水土奇缺,出行面逼山坳,下山如临深渊,条件如此恶劣,却不能随邻近之村屯搬迁,还真如标题所写:同在蓝天艳阳下,却有不同享其光。
      为了把干塘队的民众的呼声反映给上级听到,本记者曾于2020年10月间亲自深入都安瑶族自治县九渡乡九天村干塘队作实地采访。随后写成了一篇报道,投寄给相关信访部门,都安县人民政府在收到上级批转的文告后,即责成九渡乡政府深入调查处理。事隔三个月后,九渡乡人民政府即给了干塘队作了回复,笔者也收到了同样的回复,陈述了他们不给干塘队这五户贫困户搬迁的理由,其依据出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精准识别贫困村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厅发2015)30号文件,其中要求是:“全家外出务工三年以上且家中长期无人回来居住过的农户”即实行“一票否决”制。干塘队的五户人家为:袁桂荣、梁秀作、韦明正、韦明清、韦明楼,这五户系长期不在屯里居住,实属空挂户,故申报申请搬迁时,村评议小组对他们这几户实行一票否决,不予以上报列为搬迁户。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乡政府在这里只是一味强调其果,而忽视了既有的现存事实,那就是,这五户外出务工长期不在队里居住的原因是孩子就学遇到困难。原先邻近的坡列队有学校,孩子就近上学没问题,后来,因为这里面的条件恶劣,水电、公路不通,上面派到坡列任教的老师不愿吃那份苦,来了不久即走人。终因老师奇缺,2008年坡列小学校被教育部门撤销。队里的孩子只得走出山外到乡里其他学校就读。而父母们出于照顾孩子,也不得不在孩子就读的学校附近租借房子来住,这才是造成空户的直接原因。由此可以看出,这“一票否决”的理由实在有些牵强附会,难以服众。
      在这里我们不妨将这几户的实际情况再次回述一下:
      袁桂荣一户,共有四个小孩在上学,大孩子韦克勇在崇左幼儿高等专科学校就读,二儿子韦克伟在都安瑶族中学就读,老三韦克佳在巴马民族师范学校就读,女儿韦凤兰在拉仁中学就读。
      韦明清一户,家长韦明清患有总胆管结石,因经济困难至今无法动手术,孩子韦信东,2015年出生,因家庭困难至今未能进学校就读。
      韦明楼一户,韦之妻子班艳秋身患重度抑郁症经常发作,由于经济困难至今未能得到有效的治疗,家里有两个小孩,其中韦信光,生于2016年11月27日,韦小兰出生于2015年3月4日,因家中经济拮据,至今两个小孩一直未能得到良好的教育。
      韦明造一户,作为家的顶梁柱,韦明造本人却患有双肺感染病毒,因经济困难,无法入院治疗。
      韦明正一户,作为一家之主,韦明正却是患有酒精肝,常年卧病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只能由两个因经济困难不能上学的小孩在身边轮流看守护理。
      以上这些贫困户,以及病患者都有医院检查鉴定为依据。身为九渡乡人民政府副乡长且同时又是驻村干第一书记的张振琼对此应该是清楚的,但他却不能如实向上反映,甚至还弄虚作假,有意隐瞒干塘队的实际贫困户数,作为党和政府委派下来的驻村第一书记,不知他是如何履行驻村第一书记的职责?如何为民众排忧解难?这些情况,在乡政府的调查回复文件中也没有提到。我们不知道是有意回避还是一时疏忽?总之,现实的情况就摆在那里。
      在乡政府的复信中,提到政府收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说他们曾派人深入其队与队里的群众作了调查。但所谓的干塘队群众,到底是指哪些群众?无非不就是队里这几户人家,全队人口不超过29个,要说群众,还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他们中竟然没有一个见到过乡里来的官员对他们作过问话了解,又哪来“与干塘队群众调查”?所以干塘队的群众对此不可理解。还有说到这五户长期不在队里居住,外出时间与扶贫立项时间大有出入。复函中说“韦明正一户2020年5月份以后,一直在广东东莞生活,韦明造全家在广东廉江生活”,这就自相矛盾了。而扶贫搬迁立项工作则是早在2016年时进行了,这几户都还是在屯里居住和生活。而后没享受到搬迁条件,脱贫希望渺茫,出于生计,这才迫使他们外出打工将就住在他乡。而村评委仅以此推定这几户不符合建档立卡易地扶贫移民搬迁条件,不能享受建档立卡易地扶贫移民搬迁政策,故不列为扶贫对象且压着不往上申报。如此贯彻落实扶贫政策,不免有些牵强附会,难以自圆其说。
      在这里我们不妨将这几户的实际情况再次回述一下:
      袁桂荣一户,共有四个小孩在上学,大孩子韦克勇在崇左幼儿高等专科学校就读,二儿子韦克伟在都安瑶族中学就读,老三韦克佳在巴马民族师范学校就读,女儿韦凤兰在拉仁中学就读。
      韦明清一户,家长韦明清患有总胆管结石,因经济困难至今无法动手术,孩子韦信东,2015年出生,因家庭困难至今未能进学校就读。
      韦明楼一户,韦之妻子班艳秋身患重度抑郁症经常发作,由于经济困难至今未能得到有效的治疗,家里有两个小孩,其中韦信光,生于2016年11月27日,韦小兰出生于2015年3月4日,因家中经济拮据,至今两个小孩一直未能得到良好的教育。
      韦明造一户,作为家的顶梁柱,韦明造本人却患有双肺感染病毒,因经济困难,无法入院治疗。
      韦明正一户,作为一家之主,韦明正却是患有酒精肝,常年卧病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只能由两个因经济困难不能上学的小孩在身边轮流看守护理。
      以上这些贫困户,以及病患者都有医院检查鉴定为依据。身为九渡乡人民政府副乡长且同时又是驻村干第一书记的张振琼对此应该是清楚的,但他却不能如实向上反映,甚至还弄虚作假,有意隐瞒干塘队的实际贫困户数,作为党和政府委派下来的驻村第一书记,不知他是如何履行驻村第一书记的职责?如何为民众排忧解难?这些情况,在乡政府的调查回复文件中也没有提到。我们不知道是有意回避还是一时疏忽?总之,现实的情况就摆在那里。
      还有干塘队这几户人家反映他们进出村子,因为居于深山沟垒,没有公路,出行交通极为困难,请求列入扶贫重要项目予以立项,但政府却总认为他们达不到扶贫政策之要求。政府扶贫文件规定,要有十户以上的居住于交通条件差的村屯,政府才可以帮助修建公路,而干塘队所居住户仅为五户,且又不长期居住,故达不到政府文件之规定,不符合建设屯级公路之条件。复信中建议干塘队通过其他渠道解决修路问题。这也太过高估计这个队的能量了吧?全队就那么20多人,且能出力的青壮年也才有10多个,没有政府的支持与给力,光靠他们这十几个人能够动得起来吗?
      所以,这几个贫困户乡政府以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文件的“一票否决制”为依据堵住了他们通往脱贫之路,实在难以理解。按常理,政府所出的一切政策,当是以民为本,故其出发点必定是从全局出发,所制定的政策,既顾及整体,也会考虑到局部。所以,想必政府在制定这个一票否决制的规定时,一定会还有一个附加规定或说明,不可能是一刀切。而作为下级政府,在执行时,也应是实事求是,全面衡量,不可能片面取要,断章取义。在这里,笔者还是希望九渡乡人民政府再一次掂量掂量,面对干塘屯这个实际问题再次认真斟酌一下,除了现行的办法与之不相对应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让这几户跟上全县脱贫的队伍。习近平总书记对扶贫攻坚一事尤其对边远地区、少数民族聚居的贫困山区的扶贫、脱贫一事极为关心重视,一再叮嘱一个民族也不能少,一户也不能漏。对此,我们就当认真贯彻,让利民众。
      诚然,对于干塘队这五户不能搬迁的问题,九渡乡人民政府也给支招了,那就是建议他们通过异地建房的方式解决住房问题。主意是好,但必须考虑到他们眼下的实际情况,因为是贫困户,要往外搬迁建房,没有一笔大的资金作基础,你说建房就建得了房吗?没有政府的帮扶能行吗?所以,也还是希望乡政府、县政府在大面积扶贫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还得为他们支招和给力,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他们在奔赴小康大道上掉队落伍。
                            2021年2月8日
 
 
 
 
 
 
 
 
 
 
 
 
 
编辑:莫荣大 值班编审:孟金喜
 
责任编辑:百姓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www.qxbx.xyz 情系百姓网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27585150 技术支持情系百姓网
Top